•  
当前位置:江阴旅游网 > 资讯中心 > 旅游感悟 > 正文
张昕宇梁红:把探险当做一种生活方式
2014年05月10日 来源:家缘旅游 浏览次数:994 我来说两句(0)
资讯简要:今年10月1日,驾着自己的帆船,张昕宇和未婚妻梁红以及另外四个小伙伴在航行三个月后终于在洛杉矶长堤的游艇码头靠岸了。

   今年10月1日,驾着自己的帆船,张昕宇和未婚妻梁红以及另外四个小伙伴在航行三个月后终于在洛杉矶长堤的游艇码头靠岸了。

    10月的洛杉矶阳光明媚,张昕宇感兴趣的却是晚上。夜里,六个人去了黑人聚居区,看到的场景像电影——两个黑人在超市门口交易毒品,一个妓女尖叫着穿过马路,一些流浪汉冲着张昕宇的摄像机喊:你这是非法的!还有人张牙舞爪地叫骂。当地人悄悄跟他说:“这里常会杀人。”

    2012年,新西兰马鲁姆火山,距岩浆270米高,张昕宇举起中国国旗,空气中酸性太大,红旗瞬间被腐蚀成白色。优酷网副总裁李黎受人推荐,看了这段视频,决定制作《侣行》:“火山是怎么回事,世界到底是什么,跟你听来的完全不一样,现在中国的年轻族群,就需要这种行动力。”2013年6月,《侣行》在优酷网播出。现在,点击率超过1亿。

    汉旺 “咱们是不是该换个活法?”

    张昕宇和梁红都是中石油子弟,听起来是“富二代”。“我其实是富一代。”1977年出生的张昕宇说。

    高中没上完,张昕宇不再向家里拿钱,退学去当了两年兵,退伍后自己开始做生意:卖羊肉串、承包公共厕所、开饭馆,还在菜市场卖豆腐。

    卖豆腐最挣钱,更挣钱的是豆腐机,一台售价十七八万元。太贵,张昕宇索性自己造,照着别人的机器琢磨,自己画图纸,找工厂做一模一样的,才花四万元。靠卖豆腐机,2003年,张昕宇挣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一百万。可因为一个零件涉嫌走私,豆腐机厂倒闭,一切回归原点。一个月后,他转卖首饰,做起珠宝外贸生意。2008年,他成了“千万富翁”。

    汶川地震时,跟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张昕宇坐不住,他买了很多机器:凿岩机、往复锯、液压撑开器、液压件、千斤顶、发电机。张昕宇被分派去挖掘遇难人员遗体。

    在汉旺镇,张昕宇“目睹了这辈子最惨的画面”:操场上躺着孩子们的遗体,父母过来了,也没有水,不知道从哪找来一块布就一边哭着,一边擦。哭晕过去再坐起来,继续擦。

    回到北京,张昕宇跟梁红商量:“咱们是不是该换个活法?人太脆弱了,趁还活着,得把想做的事做了。”

    最先闪现的是环游世界,然后到南极结婚。去南极结婚一点儿不难:买张船票,十几万元。但这没劲儿。“不好玩,没有成就感。”

    张昕宇小时候迷《正大综艺》,当时最想去坎帕斯大草原看动物,后来发现有比这更奇妙的地方。“当人们知道有‘世界’这么一个东西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想去环游它。”张昕宇说。

 

 索马里 “你看,我一点都不可怕”

    2012年4月,张昕宇一行四人终于拿到了索马里一年多次的往返签证。看着手里的签证纸,四个人愣了:签证号是01~04号——他们是这一年里头一波去索马里的中国人。

    到了亚丁湾沿岸的柏培拉港口,一个渔夫装扮的人用英文问梁红:“你怕不怕海盗?”梁红试探着答道:“我听说有的海盗还不错。”对方立即高兴地说:“我就是海盗!你看,我一点都不可怕。”

    “一点儿也不可怕”的海盗给魏凯“扫盲”:“索马里捕鱼工业落后,只有小渔船,周围发达国家的远洋渔船把我们的资源都抢走了。我们自发组织这些人去驱赶,一点点形成了现在的机制,海盗对于当地人来说是民族英雄。”这话也并非胡扯——现在的索马里,至少有七成人口是支持海盗生意的,尽管这种“驱赶”一本万利,有时还伴着杀戮。

    在摩加迪沙,四个人住在安全级别最高的酒店,每人每天吃住一千美金,还要给向导付一大笔报酬。向导带着一个随从,另有一个安保队长带着七八个保镖,每次都是大队人马集体出动,可还是危机四伏——总是遭围观,周围时有爆炸。

    张昕宇在索马里最惊奇的发现是“到处充斥着对中国人的友好”。常有当地人用中文跟他们打招呼。作为中国最早援建的非洲国家之一,索马里很多设施是中国建的,一些公路叫“中国路”,水利设施也带着“中国”字眼。在一所妇幼医院,“一看装修就是中国以前医院的感觉”。还有一位医生是武汉大学的医学留学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这期间,摩加迪沙国家剧院发生了一起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索马里奥委会主席丧生。张昕宇赶到现场,遇到一对当地老夫妇,对他唱起《北京的金山上》,中文歌词一字不差。

    另一次在国家电视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翻出一盘磁带,放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非洲配器,索马里人演唱。

    张昕宇“强烈要求”多次,第四天终于如愿走在属于当地人的大街上。

    四个中国人被前呼后拥。张昕宇渴望跟当地人聊聊,进了商店,保镖拿枪顶着店老板:“去,去跟他们聊天。”没聊出什么来,走街草草结束。

    四人买了个当地手机号,被一个保镖泄露,常有人打电话来,提五花八门的要求:要吃的、要找工作,还有人要他们带他去中国。最严重的是勒索:一个持外国护照的索马里人,向他们索要十万美金,否则就枪杀。

    最后他们假意先去另一个城市,过两天再回来,留下一箱不值钱的行李,逃跑了。

 

 切尔诺贝利 “使命召唤”

    每去一个地方前,张昕宇和梁红都会列一张清单,上面是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切尔诺贝利的这份清单上包括:如果吸收的辐射过量,以后会得哪些癌症,还有,可能会无法生育。

    两人讨论的结果是:没有孩子也没关系,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一定要去。

    进隔离区之前,所有人要签一份免责声明,“在警备区域被开枪是你的责任,遭受辐射,导致疾病或死亡,都是你自己的责任。”

    每人一身最高级别的防尘防护服,确保不把辐射尘埃吸入或沾染到皮肤,此外还要随时手握盖格表测量辐射量,它会根据强度发出或平缓或尖锐的警报声。

    进到隔离区,四个人都惊呆了:8月份的切尔诺贝利正美,阳光洒下来,植物疯长,四周寂静。“如果没有盖格表的警报声,你根本想不到那里有多恐怖。”张昕宇回忆。

    用钱和中国香烟,他们成功贿赂向导,进入了某些禁区。在一栋居民楼里,还有当年紧急撤退的痕迹——小孩的玩具遗落在过道,一只狗倒伏在地,已成一具黑色干尸。

    张昕宇明白切尔诺贝利是怎么回事了:“那里根本没有像马一样的狗,没有几只脑袋的动物。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那里依然有强烈的辐射。很多报道说,再过几十年,切尔诺贝利就会安全了,根本就是欺骗。”

    一些禁区,爆炸时崩出的石块、救援人员使用过的防毒面具,都是随意堆放或草草掩埋。在一片距离4号反应堆六七公里的树林里,张昕宇测到过最高值:一万毫西弗。

    张昕宇最后累积接受的辐射量在四人中最高,但也没超过安全极限:500毫西弗。可回到北京后,正如预料中那样,每人都大把大把地掉了几天头发。

 

 新知岛 梦到院子里来了一帮日本人

   去南极,一开始大家想造艘轮船。一打听,成本太高,光燃油就要花两百多万。最后只好买了艘帆船,它的动力主要靠风,省油钱。

    帆船通常走顺风顺水的航线。张昕宇嫌不够挑战,选了条货轮航线,更快,但同时风浪更大。2013年7月,帆船从香港启程。前两个月还算平安,直到位于千岛群岛、日本附近的新知岛。

    新知岛占地21平方公里,二战后被苏联占领,1993年遭废弃。日本和苏联曾在岛上开战,两万日本人战死。岛上诡异,钓上的鱼都长得难看,他们在水里见到小小的白东西,一个个飘过去,“像是白色小骷髅”。

    为躲避风暴,六人在新知岛上待了三天,始终不见天日。有人连做了两个一样的梦:他回到北京郊区老家,院子里来了一帮日本人,说:你留下吧,他赶紧说不,我得走。

    从新知岛往东800海里,抵达阿图岛,阴森感豁然破除。这是个被美军封存的小岛,完全是梦中之地:空无一人,要什么有什么。有油,还有辆车,张昕宇捣鼓两钟头,修理完成,开车游岛。

    最可怕的一段航程发生在北太平洋风暴带。天冷,风浪大,气候恶劣,一个风团还没渡过,下一个风团又扑过来,一度,帆船在六米浪里横行两天,接着在四米浪里横行四天。真正的危机在驶出这片海域之后。一场风暴来袭,前帆整个飞出,沉在水里,这时必须割绳弃帆,雷达也被风吹掉,全船线路都断了,自动驾驶系统、导航系统全作废。张昕宇告诉另外五个人:准备救生艇,可能要弃船。等他重新接好电线,风暴渐渐平息。

    这是张昕宇惟一一次想过放弃环球旅行。最终大家还是坚持了下去。“你发现自己的意志超出想象”。

    他们现在已经航行到了墨西哥湾,如果意志还能坚持下去,他们将于2014年1月到达南极,张昕宇和梁红也要在那里举行婚礼。

 

赶走它!

关注微信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