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江阴旅游网 > 资讯中心 > 旅游文化 > 正文
沈鹏: 最动相思是故乡
2014年01月09日 来源:家缘旅游 浏览次数:864 我来说两句(0)
资讯简要:故园是每个人的根基,所谓树高千尺,叶落归根;母校则是每个人成长的摇篮,她就象慈母一样,用知识的乳汁抚育我们成长。
故园是每个人的根基,所谓树高千尺,叶落归根;母校则是每个人成长的摇篮,她就象慈母一样,用知识的乳汁抚育我们成长。

   故园,母校,多么深沉的词汇,又是多么亲切的字眼。

   在当代书坛,沈鹏与他的书法可谓尽人皆知。启功尤其称赏他的行草书,曾有“所作行草,无一旧窠臼,艺贵创新,先生得之”之誉。他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所作自然畅达、墨趣横生、气韵生动、意象联翩,具有强烈的时代色彩。

   沈鹏出生于江南古镇江阴。这个有着浓郁吴越文化遗风的小城,已有七千年的历史,自古人杰地灵,文人荟萃,明代旅行家、文学家徐霞客即诞生在这里。江阴还是长江下游新兴的滨江港口城市和交通枢纽城市,是历史上著名的军事重镇和重要商港,素有“江海门户”、“锁航要塞”之称。

   冯其庸先生在《题沈鹏书“江阴颂”诗帖》中说到:“江阴可颂者有三:一曰大江浩荡,清流扬波,势扼天险,地拥良畴,可工可商,举国首富,得气之先,得地之利,此可颂者一也。二曰江阴民性强毅,铁骨铮铮,不降其志,不屈其节,大义凛然,青史烈烈,迄于抗战,浩气贯日,此可颂者二也。三曰江阴素称人文之邦。在明有地理学家徐霞客,在清有大词人蒋鹿潭,在晚清有大学问家大藏书家缪荃孙,在民初有刘半农三兄弟;书法于唐则有怀素草书碑,于今则有全国书协主席沈鹏,后先辉映;且唐宋以来名人多所题咏,此可颂者三也。”

   年少意气豪,壮怀思乐土

   沈鹏的童年和少年是在江阴度过的,时逢连年战争,家庭、生活、学习及不稳定,在他幼小心灵里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幸而他祖父、外祖父家都是书香门第。由于热心教育,外祖父王亦旦在民国初年历尽艰辛、典卖家产创办了澄南小学。这是江阴最早的现代化学校,沈鹏也是在这所小学上的学。

   沈鹏少年时即显露出书画艺术方面的才能。在练习书画的同时,他用大量时间来读书、作诗、填词,以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他接触了大量的古代碑帖,拓宽了学书的视野。

   1943年到1948年,沈鹏在南菁中学学习,在这里,他结交了一批终身的好友。

   南菁中学的前身是南菁书院,由当时的江苏学政黄体芳,在两江总督左宗棠的大力支持下于1882年创办的,是一所具有一百二十年历史的江南名校。南菁时代是沈鹏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时代,对沈鹏后来的成功影响深远。虽然那时正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痛苦的年代。前三年生活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后三年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下。但黑暗中并非没有一点光明。相对来说,学校是一个宽松的环境,而且师资水平很高。在全面发展的同时,有一些同学特别喜欢文艺和文学。学生们自己办刊物写文章,当时的刊物叫《曙光》。自己写油印,后来在报上出副刊,铅印单行本。沈鹏当时还写过一篇《闻一多的道路读后》,就是受了当时进步书刊的影响。学校里有老师经常在课堂上讲外面的新文学思潮,五四以来一些著名作家的作品,比如说像何其芳的《话目录》。从书法和绘画方面来说,也有很多同学喜欢。甚至形成了这样一个气氛:一方面是临摹,临摹《芥子园画谱》;另一方面就是自己也有一点创意,并互相传观,这在当时学校来讲是很难得的。

   有一年正好世界杯足球赛时,沈鹏写过一篇《美在其中—看足球赛有感》,他在文中说:“楼院的空地里有孩子们踢球。一次偶然的机会,球滚到我脚尖来了,‘砰’地一脚腾空而起,我把球直踢到对面楼房的阳台上,差点把人家玻璃窗打碎。周围的人看着我这瘦小身材几乎发愣,继而叫好。

   原来我在少年时期也踢过足球。那叫‘小型足球’,球小,场地小,队员只有七个人。多年里,我几乎没有取得良好成绩,只是腿上的肌肉略为发达一些。我踢的是‘后卫’,是介于球门与前锋之间的角色。同学当中,我记得有一位曹鹏与我差不多个子的少年,球艺平常,但是他踢‘卫’有一个特色,即当对方的足球滚滚而来的时候,他能以超出平素体力与速度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爆发力一跃而上,解救危机。这种勇敢精神与能力给我很大的启示,远超出踢球的范围。曹鹏和另外几位同学在中学时代带领我们参加进步的学生运动。解放后,曹鹏成为了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尽管这篇文章主题是阐述足球比赛与美学的关系,但字里行间还是折射出了他对少年时期的美好回忆和对同窗的思念之情,至今他都还很爱看足球赛。

   沈鹏的同学顾明远回忆起那段时光,也说:“我和沈鹏的友情已有五十六个年头。高中毕业后我们曾各奔东西。但解放后我们又在北京相聚了。几十年来,我们总是彼此鼓舞,互相帮助。经过了风风雨雨,我俩的友谊又发展到我们两家的友谊。”

   笔端寄乡情,回报众乡亲

   沈鹏对故乡的情怀非常深厚。作为中国书协的最高领导人,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人们传递着“美”。他曾数次捐助贫困学子、书画爱好者,捐款达三十多万元,甚至把祖产私房捐献给政府,把政府奖励给他的奖金又资助地方书画事业,为地方书画事业的成长和发展默默地贡献自己的所有。成名后不忘母校的培养,在南菁中学设立了奖学金,又把自己的作品以及珍藏的部分艺术品赠送母校,还成立了艺术陈列馆,在母校撒下艺术的种子。

   尽管他1948年就离开了家乡,后来沈鹏长期工作、生活在北京,但对家乡的思念之情时常寄予笔端:

   浩荡长江入海奔,

   奔流到此磕掀翻。

   髫龄爱听乡贤事,

   白发今犹问险滩。

                           ——沈鹏《返故里之一》

   昔我弃家去,年少意气豪。壮怀思乐土,恨笔不成刀。白眼对鸡豕,击楫看浪淘。今我返故里,年此三遭。手捧家门土,含泪洒襟袍。乡音虽稔熟,全非旧城漕。蓬蒿废墟地,层楼接云涛。企业星棋布,汽笛长鸣号。又闻弦歌发,泮滨传风骚。母校容颜改,余有几青?师友见我来,殷殷劝香醪。畅说沧桑变,笑我早二毛。问我何所感,嘱我命素毫。回报众乡亲:此生何惮劳!入夜万籁寂,蟋蟀鸣嘈嘈。追忆儿时景,我心如爬搔。临别道珍重,驿路起风?

                           ——沈鹏《返里吟》

   沈鹏离开江阴时候,印象是家乡很贫困、很偏僻、很落后。特别是在苏南一带,当地贪官污吏横行,老百姓生活很贫困。所以当时的他对故乡既有一种深厚的爱,同时也恨不得快点离开。文革以后,当沈鹏再回到家乡时,看到家乡的变化确实很大,比过去繁华多了。他说:“江阴是一个小城,原来有城墙,城里面有一条东西横贯的大街,现在叫‘人民路’。这条大街比较窄,如果两辆汽车对路开的话,要相当小心才行,但那个时候,有两辆汽车对开这样的事好像还没有,因为当时是解放前,哪有那么多的汽车,只有一条大街,由东到西。街是石头路,一块一块的,不很平,汽车在路上开会比较颠。但我们到处坐汽车还是很快。”

  如今,江阴,已经成为了中国民族工业和乡镇工业的发源地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大批规模企业集团,二十多只产品的市场占有率雄踞全国同行第一。以规模企业、名优产品为支撑,特色冶金、高档纺织、精密机械、造纸及彩印包装、精细化工五大支柱产业呈规模化发展趋势,电子信息、光机电一体化、新材料等一批新兴产业茁壮成长。规模经济的迅猛发展,加快了资本裂变扩张,目前全市已有上市公司十六家,形成了独特的“江阴板块”。

   沈鹏曾经感慨地说,每次回江阴,都感觉到有新的面貌,新楼舍建起来了,产值又提高了,还有十六个上市单位,比以前又多了。我们赞颂江阴,我们热爱江阴,我们希望江阴建设得更加美好。

赶走它!

关注微信 

加入收藏 

返回顶部